最近更新|下载排行|软件分类|安卓分类| 快速下载 - 快速安全的软件下载中心,给您不一样的软件下载体验!
您的位置:首页>应用下载>小说阅读>二婚不二轻薄桃花阅读器下载完整版

二婚不二轻薄桃花阅读器下载

完整版 二婚不二洛椹凌飒姿小说下载
二婚不二轻薄桃花阅读器下载

网友评分:

5.0

  • 类型:小说阅读类
  • 版本:完整版
  • 大小:1MB
  • 语言:中文
  • 更新时间:2017-09-10

  • 应用介绍

  • 应用截图
  • 其他版本
  • 下载地址
  • 网友评论

二婚不二是由轻薄桃花所著的短篇小说,以婚姻为主题,描述了洛椹凌飒姿的婚姻生活。快速下小编为大家奉上二婚不二全文免费下载,有兴趣的朋友赶紧来下载阅读吧!

二婚不二
梧桐阅读破解版v1.1.0内购破解版

大小:6.92MB语言:中文类别:阅读工具 4.4

立即下载
二婚不二

大小:1MB语言:中文类别:小说阅读 6.0

立即下载

二婚不二小说

:她是身世显赫的凌家大小姐,即使带着拖油瓶下嫁于他,他也不得表现出任何不满。他们相敬如宾,直到他的情人挺着肚子找上门……随着她端庄的面具被步步撕裂,小孩的身世也浮出水面。

二婚不二全文免费阅读

洛椹面上是温和的男子,鲜少有人看得出他对妻子凌飒姿耿耿于怀。

她的母亲是大学校长,出自书香门第,娘家众人都是文化圈中赫赫有名的人物。父亲是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佬,祖上往上数五代,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能叫本市抖三抖的名字。

媒体称凌家是真正的贵族,所以在凌家人的眼中,刚刚兴起的洛氏就跟暴发户似的,这些洛椹岂能不知道?但他擅于做表面功夫,在外人看来,他和凌飒姿竟是相敬如宾的一对。

但凌飒姿知道洛椹是个有本事的男人,要不然岂会小三肚子都六个月了,她之前却一点风声都没听到?

她知道这个叫万悠然的女人不简单,洛椹在外鲜少有花边新闻,婚后更是小心翼翼。虽然他不曾瞒她,但每次回来的时候必定是洗了澡,清清爽爽没有一点别的女人的味道。

万悠然胆子也太大了,挺着肚子找上门来也不怕她这个正室下毒手。是啦,亏得媒体一直对外宣称她是端庄贤淑的贵族女子。

凌飒姿好茶好水地招待她,上门即是客,不能怠慢了。她出身良好,随便一个撩头发、喝咖啡的动作都叫万悠然心中自愧不如。但小三自有小三的招数,故意挺了挺肚子盈盈一笑道:“我怕姐姐在家中寂寞,特地来陪姐姐说说话。”

凌飒姿亦是微微笑,用一种居高临下、高人一等的姿态看着她,“和我说话的人都是正经姑娘,可没有哪一位像万小姐这样花枝招展的。”

她说得越刻薄,万悠然却是越高兴,“有什么办法呢?洛椹就喜欢我这样花枝招展的。”

“有办法的。”凌飒姿认真地说,“我手边有个造型师,最拿手的就是正经打扮。要不这样吧,让他先给你整成正经模样陪我说话,等说完了再给你整回不正经去。”

她扣了响指,立即有人拎着造型箱过来。万悠然错愕地张大嘴巴,一时摸不清凌飒姿唱的是哪出。凌飒姿回头冷冷吩咐,“替万小姐修整修整。”

造型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把大剪刀,像恐怖片中的那种。万悠然惊得推开椅子,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就不怕伤了我和洛椹的孩子?”

凌飒姿眯起眼睛,慢慢抿了一口咖啡。

“你确定是洛椹的孩子?”

“当然是。”万悠然捕捉了凌飒姿细微的表情,信心大增,“姐姐,你带着拖油瓶嫁给洛椹已经够使他委屈,难道现在忍心见他的亲生骨肉不得认祖归宗?”

她知道洛椹委屈,坊间传闻以凌氏的财力根本没有联姻的必要,如果不是因为凌飒姿的孩子小水懂事了,吵着要一个爸爸,凌氏也不会把大小姐下嫁洛家。没错,就是下嫁,即使她有一个四岁的女儿,嫁给洛椹仍被媒体称为下嫁。

故此她在公众场合都是端庄的大家闺秀,偶尔有媒体拍到他和某个小歌星走得近,逮着她连珠炮地发问。她一般都给他面子,永远得体地笑,“我相信他。”非常模范且标准的回答。

她和洛椹一开始就分房睡,他要是在外面没有女人她倒要奇怪了。

结婚头几天,她认床,整夜整夜睡不着,只得趴在露台上吹海风。没想到他也睡不着,在隔壁的阳台上抽烟。索性敞开了心胸彻夜长谈了一番,两个都是明事理的人,很快都明白对方对自己没有企图。

她不爱他,他亦不爱她,这样的结果对商业联姻是最好的答案。

凌飒姿朝万悠然笑了笑,“那你可知道洛椹结扎了,和任何一个女人都生不出孩子的。”

她从小鬼话连篇惯了,说起这样的谎来面不改色。倒是万悠然脸色大变,护着肚子摇摇欲坠,仿佛受了天大的打击。

凌飒姿看她的表情,心下有了几分明了,添油加醋道:“我一直担心洛椹在外面胡搞留了种对我的孩子不利,所以咯,逼着他结了扎。虽然是断子绝孙的缺德事,不过我们凌家势力大,洛椹只得屈服了。”

那万悠然一屁股坐在地上,冷汗直流。

这时佣人引着洛椹过来,“少爷回来了。”

他是收到消息匆匆赶回来,但见万悠然如临大敌般瘫在地上,凌飒姿垂目,手持茶盏一下下地滑过杯口。

他下意识挡在万悠然面前,说出的话却是很有分寸,“飒姿,我先送她回去。”

万悠然的反应是极快的,因造型师的大剪刀还拿在手中,她瑟瑟发抖哭诉,“洛椹,我好心来陪姐姐说话,她却要叫人戳破我的肚子。”

凌飒姿温和地笑了,抬起头来不理会万悠然的诬蔑,“她说有了你的孩子,我瞧着不像,你可别弄错替别人养了孩子。”

作为小水的继父,洛椹在其他眼中就是替别人养了孩子。凌飒姿的话无疑戳到他的痛处,他眉心一拧,“飒姿,我尊重你,希望你也尊重我。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,我很清楚。”

凌飒姿只觉一股怒气从丹田升起,也许因为他们从来都是好言好语地说话,洛椹对她,从没说过重话。她咬了咬唇,暗自盘算着要洛椹吃个大亏,他自作自受。

等他送了万悠然离开返回,她和他正式开谈,大约很少有夫妻面对这种境况如此冷静。

凌飒姿不想和他就第三者的问题过多纠缠,只说:“你在外面有女人我不管,但我不希望小水多出来历不明的兄弟姐妹。”

洛椹看牢她,想在她的眉宇间看出点怨恨,但她仍然是一脸不甚在乎的面容。他觉得有些累,温言道:“我依然会将小水当做亲生女儿般对待。”

“过几天我会让小水改姓洛。”是的,她嫁给洛椹,小水姓的依然还是凌,这便是凌飒姿作为凌家大小姐的霸气。

洛椹真正动气了,“你现在当我是乞丐了吗?以为施舍就能让我将自己的孩子扼杀?”

她淡淡道:“我从来没有将你当成乞丐。”

他恨极了她这种任何时候都云淡风轻的姿态,提高声音:“在你们凌家眼中,所有人都是乞丐。凌飒姿,我不怕告诉你,我不是喜欢万悠然,我就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。”

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,他们还是头一次这样恶行恶迹地吵,这样的境况真的有违凌飒姿结婚的初衷。

“洛椹,你会后悔的,你这个……”她不会说脏话,停了停骂道,“你这个小人。”

他怔了一怔,忽然想起有一次他问过凌飒姿,“为什么挑我?”

他不觉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,但凌飒姿想了很久说:“我觉得你是正人君子。”

头一次有女人用“正人君子”来形容他,结婚之前,他和凌飒姿只见过一面。在一个衣香鬓影的宴会上,象征性地点头微笑,没有交集。他记得那天,好几个女孩子围着他献殷勤,不知凌飒姿“正人君子”的评价出自哪里?

可惜,小人和君子,他一个都不想做。

他一直觉得她性子好,不盛气凌人但自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威严。有时会点拨他的生意,暗中替他活络人脉。她虽然没有提过,但他都是知道的。没有人知道他其实一直过得很挣扎,作为一个男子,他不屑利用妻子娘家的力量,可是作为一个商人,他知道沾上凌家一点光等于他下几年的功夫。

所以他对凌飒姿,有一半的敬重,还有一半的耿耿于怀,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讶于这种情感的复杂。

他以为万悠然的事情处理得很好,他将她安置到了国外,一点风声没有漏出去,况且他知道凌飒姿在这种事上不会求助凌家。哦,不是,她不屑将万悠然当做对手。

不过这件事到底传入了凌家,下面的人走了一趟回来忿忿不平说:“前几天明明说好款子批下来,今天就跟我们打哈哈,推三阻四。”

他心中有底,提前下班去早教班接小水。小水虽然不是他的亲生骨肉,但和他极其投缘,很快从“叔叔”改口叫“爸爸”,最喜欢骑在他脖子上耀武扬威。也许这便是凌飒姿的初衷,给小水一个正常的家庭。

至于小水的亲生父亲,听说是凌飒姿的初恋情人。洛椹在报纸上见过那个男人的照片,和小水一点都不像。老实说,他觉得配不上凌飒姿。

他带着小水在百货公司买了一个大的毛绒狗狗,晚上给她讲《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》的故事,小水听到一半就睡着了。他和凌飒姿因为在冷战阶段,他一开始讲故事她就把眼睛闭上了。他犹豫着要不要喊她回房,凑近了发现她真的睡着了。他觉得好笑,这本童话书还是她买回来的,请他有空讲给小水听。

公司一直很忙,他头一次睡前给小水讲故事。

洛椹默默在她身边站了一会儿,弯腰把她抱回房。她睡觉的时候给人一种稚气未脱的感觉,比她现在这副端庄清高的模样好看多了。

第二天早晨,他看到她在露台上看海,风很大,吹得她的头发全都散了开来。她环胸而立,晨曦落在她身上,她的侧面隐隐发出光来。他有心打破两人之间的冷战,出声道:“起得这么早。”

凌飒姿转过脸顺了顺头发,“今天晚上陪我回一趟凌家,你有时间吗?”

他也转头去看海潮,“好,我可以空出时间。”

没有想到这么顺利,凌飒姿是聪明人,自然知晓他不会无缘无故、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接小水,还给孩子讲睡前故事。他虽然对小水很好,但到底没有将她当成亲生女儿,有些事情还需凌飒姿提醒才会去做。

洛椹更没想到的是,经过万悠然的事情后,她还是不遗余力地帮助他。

凌飒姿和他在凌家好好演了一场恩爱戏码,其实都是夫妻间的正常动作,她做起来再自然不过,把葡萄细细地剥了皮送进他口中。倒是他有些不自在,下意识说:“谢谢。”

她的指甲保养得很好,晶莹剔透,溅了淡紫色的汁液,说不出的魅惑。她把头发夹到耳朵里的时候,他才发现她的耳根子红彤彤的。

他弯腰把小水抱在怀里,凌飒姿说:“别这么惯着她,早教班的老师说她走几步路就要人抱。”

洛椹接得极其顺口,“她是我洛椹的女儿,将来出入都是汽车,要走路做什么?”

一番话说得凌老爷子眉开眼笑。

结果没几天,那笔款子就批了下来,他越发地心中不舒服。早前他娶凌飒姿的时候,不怀好意的人说他是凌飒姿给孩子买的爸爸,他不甚在意。而今仰仗着凌家在商界的势力,倒有几分应了那些人的话。

凌飒姿却知道父亲不好糊弄,她和洛椹夜夜分房而睡,父亲不可能不知道。不过她既然肯花心思替洛椹做戏,父亲自然便顺了她的意,甚至打发了哥哥来劝她说:“洛椹是个有潜力的年轻人,你既然嫁了他,做对真正的夫妻又何妨?难不成你想永远和他相敬如宾相处下去?要是哪天他真的在外面有了私生子,你就该急了。”

他们肯定没有想到,洛椹已经在外面有了私生子。啊,不对,他以为那是他的孩子。万悠然肚子里的孩子以及那个孩子真正的父亲,凌飒姿都查得很清楚。可是她有一点小心思,想叫洛椹后悔吃个教训。

她从小就任性,打定主意要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。怀小水的时候医生就说情况不好,家里都劝她把孩子拿掉,她顶了整个家族的压力。后来预产期早了一个多月,她不肯剖腹,痛了两天两夜,差点母子俱损。

如果不是念在她在月子间,父亲早对她动了家法。她嘴巴紧,一直拖,拖到最后心一横说:“有本事你们去查啊,我就不告诉你们。”

纵然凌家一手遮天,处处有人脉,到底没将小水的父亲找出来。

飒姿一出神,车子便溜了道,和对面的一辆迈巴赫擦上了。迈巴赫上有三个气焰嚣张的女人,齐齐下车堵飒姿。她也不是好惹的主儿,抄了墨镜架在鼻梁上,悄无声息落下车窗。刚刚露出脸来,那三个女人又齐齐惊呼:“凌飒姿!”

洛椹在开会,接到妻子的电话一时不能消化,“什么?你在哪里?”

她只得重复了一遍,“警局,我和人打架了,麻烦你过来一趟。”

“什么?”洛椹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求证的声音大得整个会议室的董事都为之侧目。

他赶到警局,连凌飒姿在内有四个女人,看得出每个人都是大小姐般的人物,其中一位的丈夫还是他生意上的合作伙伴。整个警局吵得像鸭子窝,那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同他一样无奈地站在边上,头痛得揉额角。

洛椹先以为凌飒姿是和那三个女人有冲突,听了半晌才发现她是她们的头儿。

“你们的防弹衣、办公桌,还有警车,统统是我们凌氏赞助,你居然敢把我抓过来。她,她,还有她,背景说出来吓死你们。”

她每说一句,大肚子的警长脸色就白一分,一边擦着冷汗一边说:“对不起凌小姐,可是你们和人打架——”

“打架是我们的错吗?我们这叫锄强扶弱、打抱不平。”

警长委屈地低声反驳,“哪里是锄强扶弱、打抱不平——”

再度被凌大小姐打断,“怎么就不是?小三破坏别人家庭,我们将她群殴就是打抱不平。还有,你看她一个人对我们四个人都没落下风,就知道她有多强了。”

洛椹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,其实他的笑声很低,警局里又闹,根本不会有人注意。但凌飒姿不知怎么听到了,转过头来。她的头发被扯得松松垮垮歪在颈边,衣服掉了几个纽扣,不伦不类裹在身上。因她的皮肤好,粉底腮红什么的基本不用,只化眼妆,这时被汗水氲开,黑乎乎的说不出的狼狈。

他一直忍着,在车上她恨恨地拿湿巾抹脸。他前功尽弃,趴在方向盘上笑起来。

她还在试图挽回颓败的局面,“我的三个好朋友,约好了去捉奸。人多力量大,我就和她们一起去了,我……”

洛椹的肩膀没有停止耸动,凌飒姿忍不住拿手推他,“有这么好笑吗?”

他点了一下头,继而觉得不能表达此刻心中的感觉,又点了三下,尽量让自己不失风度,“凌飒姿,我不知道你还有这样一面。”

他很高兴,凌飒姿也看出来了,但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高兴。

她掩住脸哀嚎,其实并没有刻意压抑本来性格,只是和他这样的婚姻,持重一些才不会有意外,才不会有什么火花碰撞,才能安安生生过下去。他一直笑,笑得她反倒不知所措,仿佛失去了某种屏障。

“我去捉奸你高兴得超乎我的想象。”她冷不丁蹦出一句,听在洛椹耳中不知怎地有冷嘲热讽的感觉。

他止了笑,现在才觉得对他们而言“捉奸”是个敏感的词语,他道:“我只是高兴原来你也有热血冲动的一面。”

凌飒姿暗想这有什么好高兴的?回到家,小水见了她的样子吓得直哭。好不容易哄得小水睡了觉,她掏出手机给哥哥打电话,想让他把这件事压下去。

洛椹长臂一伸,将她的手机夺了去,他道:“这件事我可以处理,勿需任何事情都求助凌家。”

他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,每个电话都打足十分钟。凌飒姿找到把剪子,慢慢给自己磨指甲。她养了很多年的指甲,在战斗中毁于一旦,这个时候才有功夫心疼。洛椹打完电话告诉她,“没事了。”

目光落在她的指甲上道:“咦,断了,以后不好剥葡萄了。”

他平常也不是轻佻的人,但这种带点调笑口吻的话自然而然就说出口了。凌飒姿怔了一怔,耳根子悄悄地红了。

为什么有些怦然心动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呢?

接着好几天,她真的没有在报纸上看到任何关于她进警局的报道,洛椹处理紧急状况的手段一点不亚于她的几个哥哥。她好好地感谢了他一番,是真的拿出了实际行动。

彼岸的万悠然生下孩子,她顺利拿到那孩子和洛椹的DNA图表对比,这才将所有资料拿给洛椹看,“我不喜欢欠别人情,你帮我了一次,我自然不能叫你吃哑巴亏。”

他将那叠资料一页页看过去,脸色越来越晦暗,越来越阴暗。她暗暗心惊,原要安慰他几句,忽然他冷冷地看过来,“凌飒姿,你早就知道,你偏偏不告诉,你非得等到那个孩子生出来才告诉我。你是真的不想我吃亏吗?怕是你算计了就为着看我吃亏的模样吧!”

是是是,她从前是那样想的,可是此刻完全是为他着想的心态。凌飒姿自小众星拱月,何曾被人这样冷言冷语?她毫不客气地说:“是谁信誓旦旦和我说‘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,我很清楚’?洛椹,是你不识好歹,我早就提醒过你了。”

“凌飒姿,别说这么冠冕堂皇的话。你要是真心提醒我,为什么不把话说明白了?”

“下次,下次你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我一定真心提醒你。”她狠狠撂下话,气得洛椹摔门而去。

开始了,先是恶行恶迹的吵架,然后几天几夜不回家,接着走上离婚的道路。凌飒姿头疼不已,恍然指间触到脸颊,竟然有泪落下。顶着凌家大小姐的头衔,她的日子其实并没有外人想象中的那么好。

之前是暗流涌动,现在是波涛汹涌了。

洛椹开了车索性睡到工地上去了,真是奇怪,他生气居然不是万悠然的孩子不是他的,而是凌飒姿知情不报!明明结婚时说好井水不犯河水,他怎么会轻易为她动怒?

大约是迁怒,洛椹恨恨地想,他所有的君子面貌都叫她拆得七零八落。

他记得在这之前他们有过一段暧昧的时光,有一天晚上他已经进了她的卧室,他和她都洗过澡,散发着同一种沐浴露的香味。

她在拉落地窗前的帘子,他在她身后,看到她的宽大的袖子滑到胳膊,露出纤细的手腕,隐隐看得到蜿蜒的经络。他往前,和她相距不到一厘米,他闻到她身上沐浴露之外的体香,非常诱人。

他慢慢把头低下去,凌飒姿闭了眼睛,攥紧窗帘的一角。但这时小水从儿童房跑出来,在门外哭说:“妈妈,小水要和妈妈一起睡。”

她灵活地钻出他的桎梏,抱着小水亲吻女儿的脸。最后他给了凌飒姿一个晚安吻,小水拍手道:“爸爸亲妈妈,妈妈亲小水,小水也要亲爸爸。”

自欺欺人的幸福。

第二天,凌飒姿接到工地的电话。洛椹在工地受伤,监察的时候工地出了意外,流了许多血,送到医院的时候脸色白得像一张纸。

她抱着小水听医生说情况多严重,箍得小水皱眉喊:“妈妈,疼。”

洛椹失血过多,他的血型是很罕见的MNSSU血型,医生说血库缺乏这种稀有血型。凌飒姿问医生,“我的女儿是MNSSU血型,四岁的孩子可以供血吗?”

​他并没有昏迷彻底,微微开了眼皮,看到凌飒姿高挑的身影,面容焦灼。她的声音一字一句传入他的耳中,“我的女儿是MNSSU血型,我的女儿是MNSSU血型……”

。。。

温馨提示:

由于版权原因,快速下网站不提供本小说下载,大家可以在下载的小说app中搜索本小说的名字即可阅读。文章来自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

注:为尊重作者权益,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下载。快速下网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,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!

  • 下载地址

有问题? + 投诉 + 提问软件无法下载或下载后无法使用,请点击报错,谢谢!
  • 网友评论

手游排行

应用排行

'); })();